职业能力测评中心
就业指导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就业指导
大学生做家教还是勤工俭学首选吗?
时间:2012-10-17
发表者:admin
来源:

  十几年前,大学在校生兼职做家教刚刚崭露头角,对于上世纪90年代的大学生来说,“做家教”几乎是他们大学生活的必修课,已经成为他们深刻的记忆。如今,大学生依旧乐于在学习生活之余打点闲工,赚点生活费,但做家教还是他们最热衷的兼职选择吗?十几年前的老大学生们,他们当年的家教生活又是什么样子的?对于教与被教双方学生的父母,他们对大学生家教的看法有何变化?近日,我们与十几位有家教经历的大学生和毕业生聊天,听他们讲讲“家教那点事儿”。

  当代大学生家教心态观察

  态度一:课余时间找点事儿干

  打发空余时间、增加社会阅历,抱着这种心态做家教的大学生占五成以上,而且呈上升趋势。已经大学毕业的阎伟说,他刚刚适应大学生活就投入了家教大军,“大一大二课不多,我又不住校,社团活动不繁忙,空余时间用来做兼职应该是最划算的计划了。”

  “最忙碌的时候,早晨7点出门,一天教4个学生,每个两小时,晚上10点回家。寒暑假每天的课表都是满的,开学之后周末也是满课,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年半,后来因为有了女朋友没时间,才不再做家教。”上满弦的阎伟在一年半里赚了将近两万元,“父母也很支持。赚了钱当然是都交给父母啦,其实他们就是替我保管,然后用这些钱交学费。最兴奋的是,用自己赚的钱买了一个单反相机,算是实现了我的小小摄影师梦。”

  刚刚上大二的学生小希高考结束后就跟朋友一起当起了家庭教师,持续至今。用她的话说初衷就是“打发无聊的3个月超长假期”。与阎伟不同,小希和她的朋友没有找中介,而是在自己曾经的老师家里教课。“初中一位教过我同学的老教师退休了,我们就去他家做家教,老教师负责招学生,我们负责教课。两个小时100元,我教英语,带过3个孩子,看着他们英语成绩‘噌噌噌’地上涨,满心都是成就感!”阎伟也表示:“我带的7个孩子,原来都是考不上高中的水平,经过我的全科辅导,他们都考上了河东区的重点高中。尽管他们升学后就不需要再补课了,但是家长还是经常跟我联系。有一个孩子上高二之后,父母再次联系我希望我能帮忙假期辅导。可能两万块钱对于普通大学生来说挺有诱惑力的,可是看到自己带的学生成绩突飞猛进,那种成就感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。”

  调查:对于这些希望丰富自己大学生活的学生,他们找家教工作的途径通常是找中介或是请朋友介绍。记者暗访了八里台附近一家写字楼里的家教中介,了解中介介绍家教的方式,该负责人表示:“每年暑假到年底是家教最火的时期,我们这边是介绍成功一个家教收50元中介费,你要是想做家教就来我们这填一份登记表,登记一下你可以教的科目,等我们电话就可以了。”记者问起介绍成功一份家教通常可以教多长时间,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:“这完全取决于你自己,平均是半年以上,不过也要看你教得好不好。我们这边规定,第一次课是五折试讲,试讲成功后才收中介费。”

  态度二:只是一种兼职方式

  家教的高收入如同美食,让没有工资收入的普通大学生“红了眼”。相比其他兼职如每小时几元钱的传单员、快餐店服务员,家教的确是积累毕业前“第一桶金”最好、最快的渠道。

  刚刚到大学报到的晨晨暑假没有选择做家教,而是做起了快餐店的收银员,问及为何不选择收入更高的家教,晨晨反问记者:“我这刚毕业,有能力做家教吗?”的确,家教行业对于大学生自身水平要求更高,因此,有耐心、基础学科好的在校大学生可以很快融入家教市场,甚至稍稍经过培训,就看起来与正式在职教师差别不大。

  今年毕业的小丁从大三起在一家教育机构做一对一老师和上门家教,除去自己旅游、买衣服、聚会以及学费这些花销,一年的时间小丁积攒下了近3万元,小丁甚至还萌生了要自己创业,开一家家教机构的想法。“大一大二时没想过要做兼职。大三前偶然了解到一家教育机构招老师,我成功应聘上了,就在这家机构一直做到现在。开始也没想长干,就是抱着积累经验的目的去的,我学的是英语专业,毕业后可以当英语老师,可是干了几个月发现这个工作收入非常非常高,我只是周末和两个晚上上课,每个月的月工资能达到5000元以上。”小丁坦言。

  态度三:困难生补贴的捷径

  除了通过中介、朋友介绍,高校也会为学生提供家教岗位。“80后”小贾说:“我们上大学的时候,找家教都通过学校勤工助学部找,学校每学期会提供大量家教岗位供学生选择。”记者为此走访了本市几所高校的勤工助学中心。

  天津师范大学勤工助学部负责人张毅表示:“我们会提供少量的家教岗位,但大多数兼职都是校内工作,这也是为了保障学生安全。并且,这些兼职岗位通常优先提供给贫困生,让他们补贴生活和学费。”天津大学勤工助学部负责人张野同样告诉记者,学校提供的兼职岗优先供贫困生选择,与师大不同的是,天大每年会提供800至1200个家教岗位。张野说:“我们学校是理工科院校,因此提供的兼职岗位主要分为三种,企业、校内和家教,总共约1万个兼职岗位。家教相对来说是最火爆的,尤其贫困生,他们看中这个工作的高工资,不仅能够补贴学费,还能够补贴家用。每年提供的家教岗位都供不应求,报名人数至少是岗位的两至三倍,其中一半是贫困生,一半是普通学生。”

  天津大学对于学生做家教有着严格的要求,比如和家长签订协议、家教距离不得超过限制、女生教男生不得晚于天黑前回校、男生教课不得晚于晚10点回校……通过这一系列的限制,来确保学生安全。张野说:“至少到目前为止,通过学校做家教的学生还没有出现过争执或是安全问题。我们尽最大可能保护学生这个社会弱势群体。”

  70后大学生讲述

  不做家教大学不完整

  1996年,刘立友在北京某高校英语系读书,他告诉记者:“我们上大学那会儿,即便是男生,也都会在课余时间教教课。我们宿舍8个人,7个都有干家教的经历。那时候网络还不发达,不能从网上下载题库,课外辅导书也不是很多,所以一般家教都是照着课本和学校发的习题串讲,孩子有不会的问题,我们给解答。现在看来,有点像陪读吧。庆幸的是,那时候的孩子都挺拿老师当回事,教育几句真的能听进去。”刘立友回忆说。

  “找家教的过程也很简单,一般是写块‘家教’的牌子,利用周末在学校附近‘站摊’,几个同学轮值,自会有一些家长到这儿来咨询,同学之间会根据所长相互推荐或自荐。当时家教是按小时收费的,一小时15块钱,赚得不多还挺累,可是乐此不疲。当家教的热情,环境因素很重要,周围同学都干家教,整天忙忙碌碌的,自己不干总觉得不好意思。现在回忆起来,也就是那段经历影响了我的性格,不再内向。”刘立友甚至认为,不做家教,大学生活都不完整。

  不仅是北京高校的学生,天津、济南、上海等城市的在校大学生都非常热衷把做家教当做自己的兼职工作。但在不同的城市和教不同学段的学生,大学生获得的劳动报酬也有差异,比如济南每小时10元,北京每小时15-20元,上海每小时15-25元,不同价格背后象征着家教市场的兴盛程度。

  大学生为何热衷做家教

  做家教是种生活态度

  经过了十几年的发展,大学生做家教已经没有了最初校门口“家教一条街”的热闹场景,加上社会实践逐渐多样化,现在做兼职家教的大学生数量已大为减少,但相比于发传单、搞促销等兼职,做家教因为不需要长时间风吹日晒、高门大嗓地吆喝,仍然是大学生们首选的兼职工作。到近些年,因为有学校的帮助和家长的关注,大学生做家教逐渐进入平稳的正轨。今昔对比,大学生做家教有了很多的不同。

  1.家教科目越来越广泛。以前只限于教主科(语文、数学、英语),但是现在不仅中小学学校所学全科课程都有大学生在兼职家教工作,甚至计算机、钢琴、书法等兴趣爱好类课程也同时受到大学生和家长的关注。

  2.中小学生家长对于“家教”这一新的教育形式越来越认可。在家教刚刚兴起的年代,只有少数家庭的家长接受过高等教育或是外来文化熏陶,并且家庭条件富裕,他们才接受家庭教师,但是现在双独生子女的家庭普及,家长们愿意尽最大可能把时间和金钱投到孩子教育上,VIP式的一对一家教因此深得家长心,尤其对于长期忙工作的家长,他们更愿意找大学生家教为孩子做陪读式家教。

  3.家教形式和内容越来越正规化。过去,大学生家庭教师等同于陪读,很少能独立写教案、个别化针对性辅导,如今随着大学生受教育水平的提高,这些未出校门的老师们更愿意自己撰写教案,按照自己的思路教课,更加强调兴趣引导,除此之外,新大学生们还会到书店精心挑选课外题,按难度梯度教课。

  4.大学生家教的工资成倍提高。上世纪末,大学生做家教所得薪酬不多,大多数是用于补贴生活费,只有少数人能靠做家教交上学费;而现在“赚教育的钱”越来越容易,只要教得好,每小时上百元的课时费也不鲜见,月薪几千的大学生家教老师不在少数。

  5.寻找家教的渠道多样化。70后大学生通常从高校勤工助学部寻找家教工作,但是现在随着民办教育机构的兴起和竞争,学生们更多的是经过中介介绍寻找合适的教课对象。

  6.大学生家长更加关注孩子的安全问题。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家长在孩子从事家教工作前会给孩子上一课,诸如遇到紧急情况如何应对、如果是女大学生则不教男孩、教课地点不能过远等等,这些问题是十几年前的父母们并未过多关注的。

  7.最引人关注的是大学生心态的变化。做家教,从当初大学生活必修课,转变成为学生众多兼职工作中的一个和积累人生“第一桶金”最便捷的渠道。

  记者手记

  如今兼职种类越来越多样化,大学生更看重社会实践经历能否与专业对口,因此除了基础学科学生,家教不再是兼职宠儿。而对于家教的态度,在校大学生和他们的父母也更加趋于理性:“不需要补贴家用,应该用更多时间学习,为找工作、考研做好充分准备。”在教育机构工作一年多的方千坦言:“家教,永远无法成为正式的职业。”而对于家教市场的需求方,中小学的学生和家长,则更愿意选择带有“名校”“名师”这样字眼的机构,部分家长甚至不在乎老师教课水平,只要是名师花多少钱上课都可以。对此,天津大学心理研究所专家杨燕建议家长,不要过度“迷信”名师效应,其实教学水平才是第一重要的。

  新报记者 贾林娜 实习生 李婕 摄影 姜宝成

考生专栏
联系我们 投诉建议 电 话:4008080878
技术支持:北京铠铭中管技术培训中心 地 址:北京市朝阳区
版权所有 职业能力测评中心 京ICP备07500085号